人民币3个月内飙升3500点 未来全球汇市又将何去何从?

2020-09-02 17:01:50

5月末,美元/人民币最高到了7.17附近,各界对跌破7.2关键点位的恐慌重燃。然而,此后人民币一路走强,7.1、7、6.84,截至北京时间9月1日19:50,美元/离岸人民币为6.8211,较5月末升值近3500点,大涨近5%,美元指数则自3月23日贬值近10%。

问题来了,人民币凭什么如此之强?未来全球汇市又将何去何从?

人民币是否就此进入升值通道?业内对此尚有争论。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1日表示,人民币已经跌透,未来将会进入较长的升值过程。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则认为,不看两大“紧约束”基本背景,来谈当下人民币的升值,是没有依据的。

本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交易员和机构策略师普遍表示,中国疫情防控得力、中美利差维持高位都是推动人民币走强的动能。同时,在上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读了美联储政策框架改革的结果——盯住平均通胀(AIT),即把2%的通胀目标变为长期平均2%的目标,未来也不会根据就业市场来决定加息与否,美元应声下降,未来资产购买、零利率政策或成长期组合。截至北京时间9月1日18:00,美元指数报91.9,跌破92大关。渣打认为,美元指数可能至少还有近5%的下行空间。

不过,美元指数的跌幅主要由欧元的走强驱动(欧元在美元指数中占比超60%),鉴于外部不确定性仍存,某国有大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美元/人民币可能触及6.8,但预计很难持续在6.8以下。”

人民币连强三月

9月1日,美元/人民币从6.84进一步跌至6.82附近。前一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价格开盘后快速上涨,盘中一度涨破6.85关口,最高触及6.8442的逾7个月高位。

最近一轮人民币大涨始于8月25日前后,彼时某资深外资行交易员就对记者表示:“预计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相关对话将是偏积极的,尤其是鉴于当前美国经济不断萎缩。而在该事件落地后,预计人民币将不向6.8的关键点位迈进。”

8月25日,中美双方就加强两国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落实等问题进行了具有建设性的对话。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也表示,双方都看到了在贸易问题上取得的进展,并致力于使1月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取得成功。

这只是人民币升值的一个触发因素。根本的原因仍在于中国经济复苏、中美利差走阔。

“我们预计今年中国GDP增长2.5%,明年因为今年的低基数,外加一些经济支持措施的持续,增速预计将达7.6%,所以V形复苏已经开始。”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中国也是少数几个今年能实现正增长的国家。

9月1日公布的8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录得53.1,较7月提高0.3个百分点,为2011年2月以来最高,大超市场预期。这一走势与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并不一致,更倾向于私营部门,包括出口导向型企业。国家统计局公布的8月制造业PMI录得51,较7月微降0.1个百分点。

摩根大通中国高级经济学家吴向红对记者表示:“最近中国出口行业的复苏可能会在三季度持续,这和我们对全球商品需求和全球制造业复苏的判断一致,预计四季度GDP将回归5.6%的正常增长趋势,使全年经济增速达2.5%的水平。”

此外,就中美利差来看,人民币也具备强势的基础。近期,中美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之差高达近250个基点(BP),“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失去了相对G10货币的大部分利率优势,其财政状况继续恶化——双赤字达到了50年来的最大水平,并或将进一步恶化。”渣打全球研究主管罗伯逊对记者表示。

美元指数仍有下行空间

国际主流机构目前普遍认为,美元指数的趋弱大概率持续。

今年3月下旬,由于疫情引发的金融市场动荡和避险情绪导致“美元荒”,当时美元指数最高接近了104。但随着美联储大幅降息至0,且开始购买国债和公司债,美元指数就不断下行,本周跌破了92大关,跌幅高达10%。

这一阶段,避险资金的逆转是导致美元走弱的主因。“欧元对美元近期大幅攀升就是因为避险资金的逆转,避险情绪导致美元在3月大幅升值,而近期美元的走弱标志着市场环境正常化,这是一个好迹象。”德国商业银行外汇分析师赖歇特(EstherReichelt)对记者表示,事实上欧元、美元、日元在3月时都被认为是避险货币,但目前只有欧元仍维持涨势,这也是因为此前欧盟达成了7500亿欧元经济纾困计划。未来如果复苏基金能持续克服欧盟阻力,欧元将保持动能。此前欧元/美元一度突破了1.2这个历史关键点位。

此外,近期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的调整也将巩固美元趋弱的前景,因为机构判断美债的实际收益率将因此下行而非攀升。

根据美联储的新框架,即把2%的通胀目标变为长期平均2%的目标,意味着将容忍一段时间内更高的通胀超调。但要提升通胀并非易事,且通缩挑战正不断加剧。“考虑到实际通胀与美联储2%的目标之间差距巨大,因此要实现通胀超调,就需要美联储加倍努力。美联储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未成功实现通胀目标,唯有2012年和2018年两个短暂时期,核心PCE增长超过2%。如今增长前景愈发艰难。”罗伯逊称。

因此,这一政策框架的变化意味着低利率、资产购买将成较长期政策组合。根据美银美林的测算,如果PCE通胀率保持在2.1%的水平,则可能需要美联储维持42年的低利率水平不变。

但渣打认为,美联储并不会因为这一目标而允许大幅提高债券收益率,因为这样做会导致不断攀升的债务产生的利息费用迅速增加,这将成为提升通胀的另一副作用,尤其是考虑到公司和政府发行人的债券发行量显著增加,预计2020年美债净发行量将达到约4万亿美元,美国投资级债券达2万亿美元。因此,美联储需要维持平衡,既要提高市场隐含的通胀预期,也要降低实际收益率,从而保持名义收益率处于较低水平,这意味着更多资产购买和前瞻指引,而负实际收益将使美元继续承压。

“美元指数上周五收盘于当周低点和2020年的最低水平92附近,可见,外汇市场似乎更加相信美联储对更高通胀率的承诺将施压实际收益,而非引发收益率飙升。”罗伯逊称,“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后,欧元、澳元和英镑似乎都在延续升势。澳元对美元上周收于两年高点,欧元对美元升破1.2则是其两年高点,英镑对美元已逼近8个月高点。我们相信美元还会有更多下行空间,预计将再贬值至少5%至2018年的低点。”

人民币未来或在6.8震荡

但是,美元指数持续趋弱并不一定代表着人民币将对美元持续大幅攀升,欧元、英镑等货币的升值也将起到这一效果。多位国有大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美元/人民币很难持续位于6.8之下。

德国商业银行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师周浩对记者称,不同于其他东北亚经济体的疲软,中国数据超出预期,“这是由于政府此前的大力支持,然而,未来潜在的增长势头可能不如前期来得强。再考虑到人民币仍面临外部不确定性,因此中期表现可能仍会承压”。

此外,近期国内资金面的持续趋紧也或推动人民币走升,但交易员普遍认为这一趋势不可持续。

如DR007这一资金利率日前一度突破2.2%,而7天逆回购利率则一直维持在2.2%,可见资金利率已反超政策利率,显示资金面偏紧。

“若把期限放长,目前中国长期利率水平已接近去年年底,中长期看已不太合理,且利率结构性下行的趋势不改。因此,资金面趋紧的现象未来或缓解,9月1日DR007已降至2.2%以下。”富达国际基金经理成皓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从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来看,并不支持偏紧的货币政策,此前经济复苏受益于工业增速由负转正,未来的动力在于消费,但反弹力度难以和工业匹敌,消费对就业的影响更大,也会对后期经济复苏的持续性产生影响。”

渣打近期预计,9月MLF(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可能下调10BP,且年内央行可能通过定向降准等方式释放1万亿元流动性,以避免信贷增速大幅放缓。

就人民币是否将继续走强这一观点,业内也存有争议。

高善文在安信证券2020年秋季策略会上表示,811汇改已经5年了,人民币总体上一直处于贬值通道,大概贬值了10%。他认为,人民币不仅已经跌透,而且已经跌过了,未来人民币将会进入较长的升值过程。也许很快就会开始,升值时间会相当长。证据来自两个方面,中国出口份额开始逆势上升;美元汇率处在贬值趋势之中。

高善文同时表示,人民币升值会进一步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在国际投资者资产配置比例中,人民币资产比例显著偏低。同时中国金融开放进程在加快,有助于降低股票市场波动、增强上升趋势。

而刘煜辉在1日发文称,不能为解释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存在,而生搬硬套地分割地去看经济恢复、出口贸易、境内外息差。不看两大“紧约束”基本背景,来谈当下人民币的升值,是没有依据的。

所谓两大“紧约束”,第一,是指人民币汇率三年前或更早就已经出现了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的裂口,且裂口张开发散不收敛。第二就是严格的资本项管制。

作者:周艾琳

关闭